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乡间的大宅——容县名人故居

[日期:2017-03-01] 来源:现金网  作者: [字体: ]

夏威、韦云淞、苏祖馨、罗奇等人的“故居”,其实都是上一世纪二三十年代所建的“新居”,中西合璧,一律青砖到顶,玻璃大窗,地上铺着当时十分罕有的瓷砖,据说都要从国外进口。他们有的人虽然最终没能和共产党走到一起,但或许因了桂系和蒋介石多年的矛盾,他们也没到台湾去,而选择了寓居香港,安度余生。作为黄埔军校首期毕业生的罗奇,曾担任过孙中山的警卫工作,参加了北伐、抗战和内战,最后随蒋介石去了台湾,官至陆军副总司令,死后葬于阳明山,可谓享尽殊荣了。

加拿大汉学家戴安娜·拉里在《中国政坛上的桂系》一书中,曾这样评价新桂系:“桂系不是一帮盲目的军阀,其成员经常头脑不是很清楚,有时也很狡诈,但他们不是骗子。他们是有坚定信念的军人,知道崇尚武力的局限性,感到有必要将军事和政治手段结合起来用以解决中国的问题。他们通常对军事手段的重视超过对政治手段的重视,他们不是穿军装的政客,这本身从未成为其目的,结果总是要去追求更高的政治和思想的目标。”——这话听来有点绕,我则更愿意这样说:他们创造了属于他们的历史,但同样受局限于他们的历史。历史是一条漫长的无法割断的链条,一节紧连一节,后面的一节对前面的肯定有革命,也有承继,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。

1895年出生的黄绍竑从小受到新思想影响,志向高远,早在13岁那年,经一番大哭大闹,方赢得父亲准许,跟随四兄前往桂林报考陆军小学。那时从容县到桂林,走的是水路,沿杨梅江到容县,再沿绣江到西江,溯漓江而上桂林,一路山长水远,行程逾月,劳顿不堪。一个本该在父母膝下承欢的孩子,却早早离家外出求学,诚为不易。

黄绍竑在以后的政治生涯里,表现出超乎常人的远见和智慧,有那么几件事:一是和李宗仁在玉林起家之后,独自向梧州发展,发展壮大了自己的力量,成就了他和李宗仁等人统一广西的大业。二是当桂系已成气候之际,蒋桂战争爆发,他脱离桂系归附中央,事虽出于不得已,但却从另一方面为桂系拓展了新的生存空间。三是李宗仁竞选副总统,他幕后助阵,提出以退为进策略,使桂系的政治成就走向最高点。四是国共两党大决战之时,他毅然投向新中国,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。他是个既心忧天下、又有所图谋的人,知可为而为,知不可为而不为,他那些文气充盈、音韵优雅的词作,就是他过人的抱负与才情的充分展现。

黄旭初故居门前陡峭,不易拍照。

马晓军的故居在松山镇慈堂村,始建于1919年,其时马氏正担任广西护国军副司令,他的“慈堂大屋”先后建了9年,是一幢西式的歌特式建筑,占地3200多平方米,正面五开间,地下一溜半圆拱门,二楼则是一溜半圆拱窗,四角有炮楼,俨然一座气势恢弘的四方城堡。仅这幢房子,就走出了马晓军中将和展鸿、振鸿、翔鸿3位少将。房子建成次年,马晓军因为参与策划倒蒋失败,导致他的军事生涯戛然而止。

如今,历史的风云早已消散,剩下的,只有峤山绣水间一幢幢古老的大宅——那些将军们的故居,像一个个饱经沧桑的老者,默默地面对着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,向那些走近它、又愿意探询他的后人,透露出一星半点、似真似幻的陈年遗事。

衡山忠烈祠中的夏国璋纪念碑。

桂系早期的李、黄、白三巨头,李宗仁故居在临桂县两江镇的榔头村,黄绍竑故居在容县黎村镇的山嘴村,白宗禧故居在临桂会仙镇的山尾村,正是出自这一头、一嘴、一尾的李、黄、白三位人中之杰,创立并成就了新桂系的一番大事业。后来,由于黄绍竑离开桂系到了国民党中央,新桂系的核心转为李、白、黄,而这个“黄”的黄旭初,也是容县人,老家就在离黄绍竑故居不到20公里的杨村镇东华村。

2013年元旦,正是新年的第一天,趁着假日,我来到黄绍竑的故居,这间坐落在县城南面四十余公里的黎村镇的乡间大宅。关于它,近年来有很多堪舆大师穿行其间,摆罗盘,演八卦,观后山,瞻前水,作过许多事后诸葛亮式的点评,为它增添了不少扑朔迷离的色彩。

这些将军,有不少是新桂系的骨干,但也有例外,比如早在北伐时代就因坠马辞世的叶琪、东北军的何柱国,中央军的罗奇。这些将军年轻时都可谓热血青年,满怀报国热忱,追赶历史风云,或北伐中原,或抵御倭寇,或拓展桂系的生存空间,金戈铁马,沙场搏击,以鲜血书写着自己的人生。最终,他们有的与新中国走到了一起,有的则选择了远离政治,逐渐淡出历史,只有极个别人坚持原有的政治立场,给人们留下了惋惜的喟叹。

夏威的胞弟夏国璋,是最早为抗日捐躯的高级将领之一,淞沪会战中担任174师的副师长,1937年11月20日,他指挥部队争夺西山,不幸被日寇飞机击中身亡,追赠中将军衔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同样被新中国追认为烈士。民国年间在湖南南岳衡山建立的抗日阵亡将士忠烈祠,里面还矗立着他的纪念碑。